欢迎您来到常州信息职业技术学院-和谐校园!

平台切换
凝聚思想,凝练思考,凝结思绪,绘出常信人自己的梦想家园!

第三十八期优秀常信日记投票


4月28日       星期六     多云
描摹并思考校园四个现象


        作为教师,在工作的同时也在观察、思考,对一些常见的现象谈谈自己的认识。
       现象一:2017年11月份,学校抽检了15级(18届)毕业生的毕业设计,请了校外的老师来进行现场组织答辩,答辩成绩有些不太理想。
       由于抽检的同学是按每个专业2%随机抽取的,所以,答辩情况应该体现普遍性。
       其他同学是分院自己组织老师进行答辩,实际情况也差不多,只要毕业设计是本人自己做的,只要里面的图纸画得还算规范,只要在做毕业设计时经常找辅导老师答疑,一般都是能通过的,也就是说,我们老师降低了答辩标准。
       降低标准的状况由来已久了。几年前,曾有老师在自己的任课班级严格期末考试的出卷、阅卷,结果造成大面积考试不及格,改善这种情况是比较难的,有教的问题,也有学的问题,老师在权衡后选择了降低考试标准。
       毕业设计是重要的一门课,必须通过才能毕业,各专业都很重视这个环节。一般在上学期的期末给出毕业设计题目,论文指导老师会召集学生,明确任务及如何完成等等,放假前提交开题报告,假期里与同学建立联系,开学后检查、中期检查,随时对出现的问题进行辅导。
       但是,效果不理想,这一点,我们老师在答辩前的辅导中就有体会了。虽然每个阶段都有时间节点要求,但同学中的“拖先生”会一直到最后才着急。另外,毕业设计期间,老师和同学都还有其它的课程,时间的保证上打了很大折扣。最困难的,同学在做毕业设计之前,没有学会去做一份报告类的“大作业”,对老师来说,辅导十几个学生,让他们知道毕业设计的格式、说理文章的结构,并能体现个人所学,任务是相当繁重的。
       毕业设计是衡量对所学知识的综合应用能力,对于即将上岗的同学来讲,是完全必要的。就像学了很多药理知识的中医,现在要开一个治病的“方子”,电视剧中的喜郎中是这方面的高手,新奇的药方让宫廷御医妒忌,这源于他大量的阅读和实践。
      阅读、实践(讨论),然后写作,这是做“大作业”的流程,许多留学的孩子都经历过、阵痛过,最后的道路把他们推向会说理、能写作。
      目前,提高学生的综合应用能力,做出符合企业要求的毕业设计,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如果产教融合、校企合作能更深入,如果同学上岗实习期间立足于岗位做毕业设计,如果在前期他已经学会了做“大作业”,相信,我们再请企业、行业或学校的专家来现场答辩,会有更满意的结果。


        现象二:每天上课的人流中总有空着手的,大多数人只是拿本书,不带笔和本子的同学比比皆是。教室里,经常是学生挤坐在后面,前排空空如也;课堂上少有人提问,即使老师征询还有哪里不懂,也几乎没有人举手。
      是学习很简单,一学就会吗;是网络学习很有效,不必课堂用功吗;是学的东西没有用,不学也罢吗。
      不是,显然不是,他们是带着家长、老师和亲友的期待,从高考的滚滚洪流中挤上来的,他们是在经历了无数的披星戴月,顽强地走出来的,看看他们迈进校门的脸庞,看看他们在军训中的活力,那是满满的对未来的向往。
      但是,长年高强度的不断背诵、重复做题,已经固化了他们的学习方式,已经将那种学习定义成苦难与煎熬,每个经历高考的家庭或多或少都有感受。
      带着对大学生活的憧憬、学习方式变革的期待,他们来到学校,但是,马上,现实就将他们带回到熟悉的痛苦中:数学、英语是闭卷考试,机械设计、机械制造、制图也是闭卷考试,许多题目的答案是唯一且标准的,那种背诵加练习的学习模式轻易地出现在面前,有让人想逃跑的冲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学习(读书)本应是快乐的,记得动画片《聪明的一休》中曾有一个爱问为什么的小孩,遇到事情就问为什么,连一休都受不了他的提问,家中的三岁孩童都曾这样折磨过我们。
      提问,是孩子认识世界、掌握知识不可或缺的,是天性。但是,经过艰苦的训练,将所有的提问都归于标准答案后,乐趣慢慢失去,提问越来越少,所以,我们课堂上的同学,也渐渐丢掉了这种简单、有效的学习方法。
      大学的课堂目标,是培养自主学习、独立思考能力的,学习方式之一就是思考、提问、再思考。但经历过高考之后,思考这件事情已经是同学的奢侈品了,如果我们再不精心呵护,孩子将很难建立良好的思辨习惯,生活琐事也可能像山一样地击倒他。
      对于学科体系课程,我们在示范性建设时曾准备改造它,姜大源的“工作过程系统化”课程体系构建,让我们觉得找到了德国腾飞的秘密,但现实中的许多因素制约着我们。国家教育部不断出台高职教育的举措与意见,“产教融合、校企合作,工学结合、知行合一”,中央的指示精神也说明高职教育的问题所在。
       如果我们也能像德国的职业教育那样,一周的1.5天在学校,3.5天在工厂(或校中厂);如果我们每门课,都是手、脑结合,做中学、学中做,将学生带入到动手、思考的的氛围中,都有看得见的实物出现,估计,远离老师的学生会大大减少。


         现象三:学生参加数控中级工考核,二个尺寸严重超差,但最终仍以合格而拿到证书。
       中级工考核的打分表上,若干尺寸被分解成2、4、10分不等,有公差要求的若超差,将被扣掉10分,但只要总得分超过60,就能获得证书。这和工厂实际是有区别的,企业的质量管理要求一般都很高,因为关键部位的一个尺寸超差,可能整机就报废了。
       纪录片《寿司之神》中的小野二郎,在东京银座有个小店,预订其间的座位已经排到一年后,即使70多岁的时候,也依然亲自去早市选材,亲自为客人服务,他对过程的严格要求,即使是亲儿子,也丝毫不减,几十年不变,为人称道的背后,是一片匠心。
       我的一个学生,数控03级的,在合资企业工作近十年后,自己开了个小厂,招了几个工人,但都不太满意,给我打电话要学生:不会不要紧,我可以教会他,但要踏实、肯吃苦。
        踏实、肯吃苦,这是成为工匠的首要元素,但要锤炼这个,离不开工学结合。2015年秋季学期,我们学院的数控14级去岗本工机进行为期4周的工学交替,课程期间,有家长打电话给班主任,因为自己的孩子嫌太累而要求老师放他回学校。
        踏实、肯吃苦,一种稀缺的品质。培养工匠,首先得有工匠师傅。



        现象四:2016年下半年开学后,学生以系为单位参加足球比赛,留学生也参加了,当时的老泰班几乎战无不胜。在后期的南非班、斯坦班身上,都有类似的现象一再出现。
      这个老泰班一共二十多人,还有近十名女生,按常识,拼凑出11人的足球队是不容易的,但他们还是组成了个队,并且几乎个个会踢球,难道来留学的都是足球队员吗?
       怎么可能,不可能是!那么多人会踢球,只能说明童年期间的游戏时间足够多,有自主选择去从事自己喜欢的事。走过高考奋斗路的孩子,放弃了许多,丢掉了许多。来大学,有人说需要完成二件事,一是学会一种做事的方法,或称思考问题的方法;还有一件就是找到自己心底里最喜欢做的事。因为喜欢才会投入,才会愿意付出,才能唤起心中的力量。
       法国电影《贝利叶一家》中的宝拉,父母均是聋哑人,但聪明勤奋,勇敢独立,他们影响着宝拉。在成长的过程中,造就了真实、善良、积极、快乐,有自己的喜爱,虽学业并不突出,但任何一位家长都愿意自己有这样的孩子。
      都说教育即生活,教育就是成长,只有孩子们投入到生活中,只有从事自己喜欢做的事,并甘愿付出,他们才能收获成长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机电工程学院教师 高飞[男])


已有 40 人点赞

已有 1 人评论

日记评论

我要评论>
  • 为高老师这么走心的日记点赞,非常支持高老师对这四个现象背后的思考:考核标准、课堂质量、工匠精神、快乐学习,看起来都是大命题,但其实真的需要贯彻在每个小细节中。

    来自 J00273 的评价 | 2018-04-28

    回复
  • 查看更多评论

2018年10月21日星期日

发表日记须知

为在世界有影响力的高职名校建设进程中,真实地记录普通常信人每一天的工作、学习和生活,更好地展示常信人的精神风貌,常信院智慧校园-和谐校园平台特推出“常信日记”专题网站。现长期征集反映常信人日常工作、生活、感悟等的文章,以日记形式展现。让我们用最纯洁的情感、最质朴的话语、最温馨的感动,抒写属于自己的“常信日记”。

中国有梦,常信有你。让你的故事见证常信的脚步,让你的精彩融入常信的记忆。...

数据统计

  • 总浏览量:1347856
  • 总日记数:1538
  • 总评论数:5066
  • 总点赞数:59942